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夏夜飞行器

以身试毒者的阅读札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如果是臭的,能否公开自由地辩论出它是臭的?——和大学生谈普世价值  

2010-06-20 01:39:2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老师:

     您在《晨报周刊》上列举了一些需要实习生了解的关键词,其中有普世价值。我这两天就在看“普世价值”,有很多困惑,想向您请教。
      以前了解这个词,基本上是在《南方周末》上面,当然,南方周末常常会把这个词用在不同的地方,通过具体的语境,我们也能大概猜到它倒底指代着什么内容,无非就是西方世界,特别是美国所宣扬的,“民主自由平等博爱”,是的,这确实是从理性来说,我们人类应该达到的一种境界。因此我是比较认可的。当然,从一些人的批评来讲,可能是我也被南方周末“洗脑了”?
      然而,我这几天在网上浏览的时候,更多的得到的是这么一种信息,就是那些极力向别的国家推行“普世价值”的国家,自己往往并没有模范地遵守,无论是从历史上来看,还是从现实来看。
      说实话,我现在很困惑。这普世价值到底是只能供人膜拜而无法触及的神话,还是只是一些国家推行文化扩张的麻醉剂?普世价值到底存在吗?如果存在,怎样保证所有人都会遵守它呢?普世价值到底适合中国当下的社会吗?(我知道这个问题逻辑有毛病,既然是普世的,又怎么会有适不适合中国的问题呢),总之我有点乱,我发现我很难选择,从理性来看,自由平等博爱,这确实是很普世很重要的人类行事标准,但是从我们的民族情感和从前教育的根深蒂固的观念来讲,又真的有些害怕,这普世价值难道真的只是糖衣炮弹——某天当人家打进我们的国门时,只要喊一声,我们是来推行普世价值的,是不是,我们就放下武器,缴械投降?
          对于普世价值,您怎么看?您觉得它真的存在,而且是有利于中国的吗?

 

小C:

今天很忙,来不及和你细谈。
只能给你提供几点我自己的思路。
1,国家和公民的关系。我觉得这是我们谈论这个问题的前提。尤其是国家、政府、政党和公民的关系,我想如果你有一个比较清晰的认识,这个问题就不会太干扰你。不会像你说的那样,困惑于“某天当人家打进我们的国门时,只要喊一声,我们是来推行普世价值的,是不是,我们就放下武器,缴械投降?”
具体怎么样,我不能代替你思考。但我可以告诉你,中国有太多的知识分子,或者读书人,一碰到国家的问题,就脑瘫,这是我很认同的一个说法。
 
2,动机论永远值得警惕。尤其那些以国家和民族为由头的动机论,阴谋论,是最值得怀疑的。为什么呢?动机,是一个一本万利的买卖,不怎么需要举证,只需要猜疑,而且还能带动别人的猜疑。能很容易,将事情或者人物污名化。所以,但凡这种论调,请你千万警惕,真的有证据吗?真的有过程吗?与其去看动机,不如去了解真实的情况。
 
3,任何价值观。无论是普世的还是有“中国特色”的。理应大家都可以公开的论辩。然后让人民自由选择(在德国,纳粹的思想,是不能的,因为它造成了成千上万人的死亡,被杀戮,造成了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人道主义灾难。当然,这个演绎我不敢说出来,还有什么思想和价值观,也造成了如此巨大的人道主义灾难呢?民主、自由、平等,这些有造成过吗?)。但这回的普世价值之争。你可以看司马南、长平、文峰的文章,对比,看是不是一种自由论辩的氛围,有没有自由论辩的空间,有没有一个公平的平台。如果有,那么也许会半斤八两,如果没有,甚至谈另一种价值观的人要被撤职,媒体要被整肃,那么,问题你应该看得清楚了。谁,更站不住脚?谁,更别有用心。
 
4,我们常常说。看一个人,不仅要看他说了什么,更要看他做了什么。各自选择样本去比较一下,那些各自提倡自己价值观的人,或者集团,他们究竟干了一些什么事情。究竟谁更龌龊,谁更阴暗,谁更自私自利。
 
5,你说的“极力向别的国家推行‘普世价值’的国家,自己往往并没有模范地遵守,无论是从历史上来看,还是从现实来看”。不知,你说的是哪个国家?如果是美国,建议你去做两件事情:1、比较中国人发布的《美国人权报告》和美国人发布的《中国人权报告》,对比下就知道了。2,细读林达和刘瑜的著作,认真了解美国的政治的生活。然后再作出你的判断。
 
6,《环球时报》是个烂报纸,《参考消息》可以一读。有一份很有意思的报纸,叫《新华日报》,后来有个人叫笑蜀,把它的社论,编辑成了《历史的先声》,很不好意思,不仅有平等、民主、四大自由,罗斯福万岁这种话都有。
 
7,最关键的是。摸摸自己的内心。看你自己,是否愿意生活在一个人权低到北欧人无法接受,福利低到美国人无法接受的国家不?如果说我们国家没有能力提高人权,这怎么也说不通吧,我们不是素来以执行力强著称的吗?如果一定不能提高,那只能说明一条,我们这些人不是人,我们是低人一等的。至于说我们是否有能力提高福利,那要看国家的财力,可以参阅陈志武先生论述中国政府财富的文章(《金融的逻辑》中有一些),也可以参阅秦晖先生接受《晨报周刊》的采访中的分析。网址在这里:http://smallstoneyuan.blog.163.com/blog/static/12879525620104512519695/

你会不难发现,低人权和低福利的改善,其实不是国家能力的问题,而是当局态度问题。这种态度,如果是因为与“普世价值”相左的“中国特色的价值观”的话。那你想一想,这种让我们长期处于低人权和低福利的价值观,是好呢,还是不好呢?

至于说历史原因,历史责任,那可以另文论述。


价值观背后,就是一个社会现实。如果你觉得目前的中国现实很完美,你很能接受,那我也不好说什么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61)| 评论(2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