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夏夜飞行器

以身试毒者的阅读札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流行的豆瓣,以及其中隐藏的小秘密  

2009-10-12 18:54:1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流行的豆瓣,以及其中隐藏的小秘密 - 小古 - 夏夜飞行器的博客

 

(导)为什么有这么多年轻人要上豆瓣,除了阅读,他们还在上面找红颜知己吗?

2009年10月8日,《晨报周刊》对话《豆瓣,流行的秘密》作者黄修源和7位长沙豆瓣达人,分享关于流行和阅读的秘密。

(主)豆瓣为何流行,以及其中隐藏的小秘密

文|袁复生

 

在N年前,我们基本上是以意识形态的框架,去分析批判鸳鸯蝴蝶派,去批评《废都》,去议论金庸、古龙和琼瑶。但我们的批评,似乎从未进入过流行文化的内核。

《豆瓣,流行的秘密》和之前的这些批评方式不同,它沿着《长尾理论》和《引爆点——如何制造流行》的方向,以豆瓣为切口,它们像孙悟空一样,进入了流行的内部,对它的规律进行探索。

对流行之物的关切,也是对凡尘中的自我的一种尊重方式。

 

 流行的豆瓣,以及其中隐藏的小秘密 - 小古 - 夏夜飞行器的博客

[对话]

()像豆瓣这样绿色调调的互联网公司很少见

晨报周刊:你说豆瓣是你唯一参加过面试的公司,也就是说,其他的职业生涯你都是选择了创业。你当时为什么选择去豆瓣上班?

黄修源:豆瓣是一家我很喜欢的互联网公司,它有着美国硅谷一样的创业氛围,宽大的玻璃,高高的屋顶。大家工作都很开心和用心,它有一种独特的调调,而这样的调调代表健康,绿色,清新,这样的互联网公司很少见。我非常喜欢,如果要有第二家也喜欢的公司估计就只有google了。

 

晨报周刊:豆瓣现在的办公地址在大山子?你在前言中说了很多它的工作环境,你能说说它的物理环境么?长得很普通,还是很有设计感?

黄修源:豆瓣的工作环境很loft,屋顶很高,曾经我们在办公室打过羽毛球,整个办公室很大。被透明玻璃隔开。有很多绿色的植物,很安静而又舒服的感觉,闲暇的时候可以到休息间玩桌上足球,或者坐在沙发上抱着电脑上网。

 

晨报周刊:在这本书的开头,一直在强调,豆瓣的商业模式的独特之处,但到目前为止,似乎还没有看到它有很好的商业前景,你觉得它的商业前景如何?

黄修源:豆瓣目前拥有超过1300万注册用户,google曾经也是一家不知道怎么盈利的公司,但是用户在那里,可以做的商业盈利模式就会很多,在不让用户反感的情况下,豆瓣其实又很多种的盈利可能。

 

晨报周刊:你写这个书,和豆瓣是一种什么关系?和其他收取企业赞助费的“企业传”有何不同?

黄修源:这本书,是以传播学的观点(我的专业)来分析互联网公司发展的有意思的读物,它说明了互联网公司发展的速度的背后隐藏的东西,当然豆瓣只是一个引子,豆瓣以外又很多公司都会很有意思。我没有收豆瓣的宣传费啊,但是豆瓣是一个超好的网站,希望大家都去热爱它。

 

()艳照、秘闻、丑闻虽然它们很有爆点,但不是网站赖以生存的本质

晨报周刊:说到流行文化,在我们印象中很快会浮现出金庸、古龙、琼瑶这些名字,这些东西之前常被称为“通俗文化”。你觉得自己讨论的“流行文化”的重点,和之前的“通俗文化”有什么不同?

黄修源:通俗文化的唯一特征只有一个,能够接受的对象是广大的。类似“金庸”会在很长的时间内都有很多受众。但是流行却类似突然蹦出来的通俗文化一样,它是有一个短时间突然蹦出来的特点的,讨论流行文化的原因是可以知道它们为什么可以流行。比如说,郭敬明就很流行。

 

晨报周刊:以前我们对“通俗文化”的讨论,多半是从历史、文化的角度,很宏观,但显得大而无当,你这本书的角度和他们似乎有很大的不同,说说你的思路?

黄修源:以小见大,多举例是这本书的特点。《海角七号》为什么有如此高的票房?其实不在于电影本身,它背后的营销学其实很有意思。从一些有意思的现实状况出发,然后会发现很多有意思的隐藏在背后的原理。

 

晨报周刊:我们似乎有这样一种习惯性的看法:做网站,要想提升点击率,最好的方法就是放点绯闻、艳照、秘闻、丑闻……,这也是流行的秘密之一吗?怎么解释它们的流行?

黄修源:这些是很恶俗的好方法,但是它无法持久。持久的原因是给用户一个理由,来这里,这个理由是无法被复制的,独一无二的。好的网站都会给你一个理由上它。比如说,google可以帮你找到信息;豆瓣可以帮你找到书,电影,音乐;大众点评可以帮你找到最好的餐厅;翻东西可以帮你找到最好的网店。

之前说的艳照、秘闻、丑闻都还是处于“通俗文化”。我认为虽然它们很有爆点,但不是网站赖以生存的本质。当然也有因此而火起来的网站,myspaces原来就是以一夜情和底下乐队而火起来的网站,而它也给用户有一个好理由来登录,就是交友。

 

晨报周刊:谈到制造流行,我们经历过策划大师、炒作大师的阶段,尤其是“炒作”,似乎是制造流行的不二法门,但你这本书,似乎并没有例举“炒作”的案例,为什么呢?“炒作”是流行的秘密武器吗?

黄修源:炒作是制造流行的秘密武器之一。我非常认同炒作这个idea。因为炒作同样背后也是“创新扩散曲线”(书中有提到)的一个实际应用而已。书中有举例到《海角七号》的营销,其实就是一种炒作。它先免费让台湾省精心挑选的10000人去观看电影,借助它们人际传播的力量,来炒作这部电影。最后达到一种很火的态势。

 

[7位长沙豆瓣达人的同题问答]

 

首先,数字说话。

最负盛名的“长豆”(“长沙豆瓣”小组),到10月8日下午6点17分,有6598人。在这6598个ID中,有多少人是文艺男女青年,有多少人是我们这座城市中,最核心的阅读者呢?比较巧的是,专业谈阅读的“长沙人读书俱乐部”的成员数,是648人。“湖南图书馆”小组的成员,和它不相上下,764人。

至于总数,用“长沙”作为关键词,数目已经不能小觑了,18870人,还有那些并没有亮明自己身在长沙的豆友。那么,我们还能说豆瓣是个小众网站吗?

其次,数字在豆瓣并不是受崇拜的。

因为,豆瓣不是畅销书的策源地。这里的人呼啸山林,却并不喜欢扎堆,大多人更喜欢自立山头,大家相互勾连,却又散落江湖,这样的阅读江湖,才是丰富多彩的阅读江湖。

 

()“看了一本书或一部电影以后,想知道别人是怎么评论它”

Q还记得是谁邀请你去豆瓣的吗?

A一航(青春文学出版人):不记得了。

「弯弯」(写字的宅女):以前一个一起写稿子的小姑娘。

佛姑良@焦虑(学理科的女研究生):无人邀请,是我自己搜到的,因为喜欢看电影,继而会关注影评,所以搜到了豆瓣。

长安(阅读花园资讯咖啡馆总经理):听互动公司的李斯文说起这个网站的模式,自己去的。

惜书堂主(某国企员工):没人邀请,自己发现的。

王来扶(青年编剧):不记得了。

 

Q对于你来说,豆瓣最靠谱的功能是什么?

A一航:好书分享。

弯弯:分享书籍音乐,然后在小组里看各种帖子吧

佛姑良@焦虑:相对靠谱的应该是影评乐评书评之类的。

长安:正如它的首页所言:发现最适合你的书籍、电影、音乐、活动、博客以及未知的一切。

惜书堂主:推荐功能。

王来扶:看了一本书或一部电影以后,想知道别人是怎么评论它的。

灰(公司行政职员):评论功能呀,真的是很靠谱。

 

Q请列三本因为豆瓣而让你阅读的书?

A一航:《遥远的救世主》、《悲观主义的花朵》、《追风筝的人》。

弯弯:张曼娟的《你是我生命的缺口》,吴淡如的《爱情,不是得到就是学到》,黑泽明《蛤蟆的油》。

佛姑良@焦虑:《闪开,让我歌唱八十年代》、《论扯淡》、《悲观主义的花朵》。

长安:《时间旅行者的妻子》、《巫言》、《噪音太多》。

惜书堂主:《摩西五经》、《先秦诗文史》、《七十年代》。

王来扶:《巫言》(朱天文)、《定西孤儿院纪事》(杨显惠)、《艽野尘梦》(陈渠珍)。

灰:《伊藤润二的猫日记》、《七十年代》、《ONE BILLION CUSTOMERS》。

 

 

Q豆瓣的影评水准如何?列三张因为影评而去找来看看的DVD。

A一航:豆瓣的影评水准一般,不过好友推荐还不错,可以淘到不错的dvd。《窃听风暴》 、《色情男女》、《我们的幸福时光》。

弯弯:很多不错的影评,不管是恶搞的还是认真的。《8英里》、《明明》、《双食记》。

佛姑良@焦虑:还不错,有些人写的确实很好,随便列三个,就拿我最近看的为例:

《打,打个大西瓜》http://www.douban.com/subject/4057312

《别惹小孩》http://www.douban.com/subject/1940086/

《杀死比尔》http://www.douban.com/subject/1291580/

长安:有很多牛B的人,随意的一两句推荐,不但传递了他们自己真实的感受,也包含了对你口味的判断和随之而行的筛选。《暮光之城》、《心灵捕手》、《菊茨郎的夏天》。

惜书堂主:影评里有水平很好的,有很没水准的。《新宿事件》、《天才普雷利》、《梦想照进现实》。

王来扶:《卡车司机》、《霍乱时期的爱情》、《沙丘》。

灰:总体是好的,虽然不乏枪手以及与我喜好南辕北辙者。没有,因为习惯看完电影再看影评,这样不会被透,哈哈。

 

 

Q你自己在豆瓣一共发表了多少篇评论(书评+影评+乐评)?

A一航:10多篇吧,有时候人懒,欣赏就好了,没什么写字的欲望。

弯弯:加起来8篇。

佛姑良@焦虑:10篇。

长安:虽然经常在上面浏览、查询,但注册是上个月为了发起活动而完成的。发表了《我那遥远的乡愁——大明宫观影记》。

惜书堂主:10篇左右。

王来扶:27篇。

 

Q推荐两个同城高手吧,看电影看书很强悍的ID(我除外啊,哈哈)。

A弯弯:ERICA,貌似只有她了,同城的熟悉的友邻只认识她。

佛姑良@焦虑:看书方面:有个ID叫“张张I捕捉无限延伸的光以赠未来”还行吧,还有个关注我的人看书还可以 ,ID“Macbeth”。电影方面:我喽,也有个ID“拓爸。”看过700多部。

王来扶:惜书堂主、游伟。

惜书堂主:王来扶、TOA。

灰:友邻中的“紫微”,“MOMO”。

 

()年轻人谈性,只是一种气场相同的人谈论的正常话题

Q你会通过豆瓣去了解,同城的文艺活动之类么?列两下你心中在豆瓣最热的本城酒吧。

A一航:4698。

弯弯:偶尔,我不去酒吧的。

佛姑良@焦虑:会通过豆瓣去了解同城活动,酒吧应该是freedom house和4698。

惜书堂主:会。FREEDOM HOUSE,46LIVE HOUSE。

长安:会,重要的在于关注那些遮蔽在沉默之中的事物。好象太平街有个freedom house,没去过,解放西路有DAYFLY CLUB 蜉蝣。

王来扶:会去了解。最热的酒吧我只记得有个叫“freedom house”的,因为它经常在豆瓣上邀请我去参加他们的活动,可惜我一次也没去过。

灰:没有,我只是参加了别人组织的读书会而已。奇异的是,大家明明都相熟,却一定要通过豆瓣来发起活动。哈哈。

 

Q你参加了多少个豆瓣小组?最个性/无厘头的小组有哪些(不限数目例举)?

A一航:13个,最个性的是:豆豆的书、跨界、无印良品。

弯弯:88个小组,最特别的大概是“景涛同好会”吧。

佛姑良@焦虑:现在显示是242个小组 列举:当时我就震惊了、豆瓣观光团、谁都有秘密、还有以前的谈性说爱小组、睡友小组等等。

长安:1个,阅读花园小组。我喜欢的小组有,植物图谱、慢热派、走神、我有一个小本子、发现博物馆……

惜书堂主:156个。内脏控,我们代表月亮消灭居心不良的乐手。

王来扶:最个性/无厘头的小组有“我们爱讲冷笑话”(可惜被强制关毕了。)

灰:73个。喜爷爷是个好爷爷、长大后我终于成了一个混蛋、半夜总想吃点儿什么、灵异豆瓣、回避型人格障碍、我们爱讲冷笑话。

 

Q你自己通过豆瓣建了什么读书小组,组织了什么阅读活动吗?

A长安:没有,但组织了花园大型记录片免费观影活动。

有好几十个吧,没仔细数。

王来扶:两个小组,熬吧、长沙读书人俱乐部。其中和惜书堂主等诸多豆瓣网友以“长沙读书人俱乐部”的名义组织过一些读书活动。

 

Q年轻人聚在一起,避免不了谈性。你印象中豆瓣因为这个关掉一些小组吗?会因此鄙视豆瓣么?

A一航:没有,年轻人谈性,其实没什么的,只是一种气场相同的人谈论的正常话题,不存在鄙视不鄙视,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的权利,我不反对,当然也不提倡。

弯弯:没有关注过这方面的,也不会鄙视,各有所好。

佛姑良@焦虑:关掉了很多,详见http://www.douban.com/photos/album/13743502/。鄙视也没意义,早已习惯。

长安:不了解。不鄙视。

惜书堂主:没有印象。谈不上鄙视,感谢还来不及。

王来扶:我只记得豆瓣官方因为政治关掉过一些小组,印象中还没有因为性而关闭小组的,除非性和政治有关。

灰:印象中好像很多小组因此关闭。不会,只会鄙视豆瓣背后的BOSS。

 

Q因为豆瓣,找到过红颜/蓝颜知己(限异性)吗,几个?

A一航:3-4个吧。

弯弯:有。女孩子一个,男孩子一个吧。

佛姑良@焦虑:算有吧,但很多都是因为上床才知己的,有那么两三个吧。

长安:没有。很少交流。我是真正的宅女。

惜书堂主:谈不上红颜知己,女性朋友还是认识了一些,不时联系的6人左右吧。

王来扶:至今还没有。

灰:没有,真没有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